湖南代表团建议尽快重启内陆核电建设_4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6-17 14:09

  尽管去年国务院明确十二五时期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但日前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湖南团第二次全体会议决定,拟以湖南全体代表名义提交一号建议,建议国家尽快重启内陆核电建设。

  一号建议希望中央政府将总投资超过600亿元的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列为首个内陆示范核电站。该核电站曾被称中国内陆第一核电站。

  一号建议认为,内陆核电能提供可持续的能源以应对目前和将来的能源危机,并指出在内陆发展核电的条件已经成熟,内陆核电的可靠性、安全性能够得到充分保证。

  湖南代表团副团长徐守盛说,内陆核电站建成后,将极大促进湖南的社会经济发展。

国家的谨慎

  去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相继通过了《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这表明经过长达18个月的蛰伏后,在建核电项目得以重启。但与沿海核电项目不同,包括桃花江核电站在内,那些规划了多年的内陆核电项目并不在重启之列。

  至于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的原因,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理事长赵成昆说,内陆核电项目需要做进一步的工作。这些工作主要体现在环境方面,特别是对水资源的保护。他说,政府正在试图让公众就核电取得进一步的共识。

  日本核电事故后,处于安徽和江西交界的江西彭泽核电站就在当地民众中引发了疑虑。该核电站首台机组原计划于2015年并网发电。

  中核集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内陆核电和沿海核电在原则上没有区别,用的是同样的安全系统。他说,作为核电大国,法国和美国大部分核电都分布于内陆,由此可以看出,在内陆建设核电站是安全的。而中国的核电技术也是安全可靠的。中国的核电标准也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给的材料,我们翻译成中文来使用的。

  目前,全世界在运行的核电站有400多座,核电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17%。按照习惯,将国际上称为滨河和滨湖厂址的核电站通称为内陆核电站,这些核电站占所有投运核电站总数的50.1%。

  一位曾在中核集团内部工作过的人士亦向本报记者表示,国家现在对内陆核电站的态度是:既需要,又担心。

内陆的能源需求

  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一名专家曾撰文称,中国核电一直以来优先选择沿海地区建设,但改革开放以来,客观形势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经济比较发达和一次能源缺乏不再是沿海地区的独有特征。

  文章指出,在内陆省份,尤其是一些发展较快且一次能源短缺的省份建设核电站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必要的。

  2008年冰雪灾害后,业内人士指出,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湖南桃花江核电站、湖北大畈核电站和江西彭泽核电站获得了路条(即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这三个核电站均属于内陆核电站。

  中核集团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桃花江核电项目规划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正式运行后,发电量大约相当于目前湖南装机容量的1/6,可以缓解湖南电力紧缺的局面。

  7年前,中国将核电发展战略由适度发展调整为积极发展,这使得内陆省份申报建设核电站的积极性不断被激发。中部6个省份中,除煤炭大省山西尚未明确提出上马核电项目外,其他省份皆有核电建设计划。

  中国某核电站一位前员工向本报记者回忆,和沿海核电站一样,一开始,地方政府对核电项目的热情远超当地民众,但福岛事故后,他们开始谨慎起来。在他看来,一些地方政府对核电缺乏足够的了解。

  和沿海核电站不同,内陆核电站在发生事故时,废水排放是一个最令人担忧的问题。

  大家担心的是,水从江湖里面抽取出来,在核电站加温后会直接排到河里。 中国某核电集团一位内部人士曾在法国内陆核电站卡特弄核电站有过近一年的学习经历,他对本报澄清,内陆核电站不像沿海核电站,发生泄漏时,废水不会往江河里排。

  他补充说,内陆核电不是直接抽取江湖之水,而是把水抽到一个闭合的冷却塔里进行冷却。这种技术在国外70年代已经普及。

乏燃料问题被忽视

  在上述受访者看来,中国内陆核电的一大问题是,如何与公众沟通,如何让信息变得更加透明。

  国家环保总局原核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王秀清在《世界核电复兴的里程碑中国核电发展前沿报告》一书中指出,公众意见会强烈影响建造新核电站的决定。关键在于注意公平和客观地介绍核电问题,与有兴趣的集团对话,使核电有一个公平的听证机会。

  上文中国某核电站前员工认为,公众对核电站的建设参与得太少了。他举例说,在核电站厂址选址上交国务院之前,厂址的环评需要当地公众参与听证,但在中国,公众听证这一环节的公众参与还很薄弱。这就相当于切断了公众参与的唯一渠道。

  上文中国某核电集团的内部人士说,目前人们担心类似福岛核事故并不经常发生,事实上,乏燃料的处理才是最值得关注的。

  乏燃料是指在反应堆内烧过的核燃料。在后期处理上,其产生的废物放射性及毒性高,可延续长达几百万年,目前还没有国家能够解决这一难题。而中国有关核电的管理条例中,尚没有关于乏燃料处理的明文规定。

  经过多年发展,乏燃料储存量非常大,存储空间越来越小。他举例说,德国去年关闭了一些核电项目,并不是因为福岛核事故,而是乏燃料处理不了,这才是最现实的问题。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