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城门,从春秋战国到现在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3-28 10:04

摄影/ 张展

走过了2500多年的光阴,苏州姑苏老城区仍然延续着当年的框架和格局。昔日姑苏的“水陆棋盘”风采依然,古城外围,约16公里长的护城河围绕;内里,三横三直为骨干的水系纵横贯通,54个前街后河的街坊、大小水巷和600多条街巷依然是旧时格局。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赞曰: “苏州城之古为全国第一,尚是春秋物”。

摄影/ 伊志明

姑苏城门的兴、衰、毁、建,无疑是这座古城沧桑变迁的最好见证。公元前514年,伍子胥受吴王阖闾之命修筑了阖闾城,即苏州城的前身。据《吴越春秋》记载,“子胥乃使相土尝水,象天法地,造筑大城。周回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法地八聪。”在城门的种类、数目、方位、门上龙蛇的装饰等方面,赋予丰富的象征意义,使城市的规模布局和建筑造型都体现了天地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与天象相呼应配合。东方为娄、匠(相)二门,西为阊、胥二门,南为盘、蛇二门,北为齐、平二门。

摄影/ 伊志明

苏州地处水网地带,是著名的“东方威尼斯”,古苏州城的规划也充分体现了因地制宜的原则。在城址选择上,苏州城北近长江,西依太湖,地处自低丘陵向平原过渡地带的地形较高处,城区地势略高于周围地区,且避开太湖洪水的直接冲击。其次,城外有宽阔的护城河环绕,八座古城门均开通了水门和陆门,使得城内纵横交错的水网系统与城外的水系得到联通,不仅可以起到防洪的作用,同时也极大方便了水上交通,城池成为军事防御和防洪工程的统一体系。

摄影/ 李玉祥

如今的古城河水清澈粼粼,古城河畔垂柳依依。而城门——苏州城的门面大气而又敞亮,一砖一墙都写满了沧桑,注入了灵魂,纷纷扬扬的历史风尘让它们各有个性,经历的命运也各自不同。苏州城门几经兴废,反映了这座城市的兴衰。

摄影/ 张展

“吴趋自有史,请从阊门起”。昔日孙武、伍子胥率军讨伐楚国,便是从西北阊门出发,而又在此凯旋,故又有“破楚门”之名。阊门从古到今,虽然经历过多次毁坏和重建,但却依旧是无可撼动的苏州城门之首。曹雪芹说: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阊门之下历来繁华热闹,有“金阊门”之称,“居货山积,行人流水,列肆招牌,灿若云锦”。

摄影/ 叶文龙

如果说,阊门寓意着克楚,那么伍子胥设盘门则是象征着制越。吴国的主位处于龙位,其方向在辰,以龙克蛇(越国在蛇位),并在城门上刻有蟠龙,命名为“蟠门”,表示吴国定能征服越国。后又因该门水陆相半,沿回屈曲,而更名盘门。

摄影/ 张展

盘门,象征着龙盘虎踞,岿然不动。苏州其他古城门都经历过多次毁坏、荒废,只有盘门,除了在元朝初期随着整座老苏州城一同被夷为平地(到元末盘门在原址重建,被毁时间不足百年)外,这2500多年一直静静地矗立在护城河旁,陪伴苏州城走过这漫长的岁月。

摄影/ 叶文龙

作为国内唯一保存完好的古代水陆城门,盘门有着不可取代的价值。水门在陆门南侧,纵深24米,由内外两重拱式城门和水瓮城贯穿而成。城门门洞高阔,两船可并列通行,城门有巨型闸门,用绞关可随时开闭,以控制水流。这两道水门是沟通西南角城内外的唯一水路通道。陆门亦为两重,中为方形瓮城,为元末张士诚所增筑,四周城墙陡峭,古时可作诱敌深入之用,一旦切断敌军后路,便成瓮中捉鳖。此瓮城亦可藏卒数百,以备突然出击之用。城墙上的雉堞、垛口、射孔、炮洞、闸口、绞关石、天井(防火用的设施)均历历在目,两侧城垣至今保存完整。“中吴锁钥”四个字概括了盘门独特的战略位置。

摄影/ 杨孝

摄影/ 黄佩

盘门既有作为要塞的雄伟险要,也有秀丽的风光,连接了盘门的古运河两岸绿树成荫,河水的清澈荡漾,连斑驳的城墙上也是布满了绿色,不远处的瑞光塔、吴门桥和盘门城楼构成了“盘门三景”。

摄影/ 张展

一座座城门,一道道城墙,与苏州共同经历2500年的风云变幻。如今,失去了军事防御价值的它们,却把城市的记忆凝固在青砖中,供人们瞻仰、体味。

版权声明:本文图文版权归“国家全景地理”及《中国国家地理》中文繁体版所有,如需转载,请与“国家全景地理”联系。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